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空中技巧队阿尔山冬训苦中作乐每周火锅大餐

2018-06-09 08:44:05

法制晚报讯( 杨阳)寒冷、封闭、枯燥、疲劳,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的集训条件之艰苦,远超出多数人的想像。

目前,滑雪国字号正在位于内蒙古兴安盟的阿尔山基地集训。《法制晚报》随队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采访。从今天起,本报将连续刊登系列报道。

为了备战冬奥会,国手们要在阿尔山呆到12月初,届时,气温将下降到-30℃左右。“苦是苦了点,但这里空气好啊,比起北京的雾霾天,不是幸福多了嘛。”队员们开玩笑地说。

提前准备:10月中旬就去造雪 随时修整场地

按照惯例,每年11月初,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都会到阿尔山基地训练。今年,国家队的集训从11月5日开始。

国家队之所以把基地设在阿尔山,就是因为这里每年10月初就会形成有效降雪,直至次年的4月份,冰雪期长达7个月,但今年阿尔山恰逢多年不遇的暖冬,直到11月初,白天的气温仍可达到℃。为了不影响队员训练,副领队单戈早在10月中旬就来到这里进行人工造雪。

单戈告诉,10月底,阿尔山下了一场雪,大概有七八厘米厚,但因为气温高,很快就化了,好在国家队训练的雪场位于一个背风坡,所以能比其他山头多留住一点雪。不过,这点雪远远无法满足国家队训练的需求。

“我们只能等到晚上气温低的时候造雪,一般要零下5℃以下。气温低的时候,晚上八九点就能开始,如果气温高,就得等到下半夜。”单戈说,“晚上造,白天化,有的时候前一天造的雪,到第二天开造之前,就只剩下了那么一个小雪包。”

在现场看到,国家队训练的场地长达数百米、宽四五十米、厚二三十厘米,这几乎完全依靠单戈和他的“造雪团队”提前约20天一点一滴地积累。

11月5日,国家队训练开始后,单戈不但要组织工人每晚继续造雪,还得随时进行雪场修缮工作。他们在搭建跳台时,虽然用上了水平尺、电锯等工具,但多少还是有点误差,运动员踩着雪板亲身试验过了,就能准确找到不合适的地方。“这儿感觉右边有点高。”队员们发出“指示”,单戈就得赶紧带着工人铲雪、削平、夯实。

不过,国家队刚来,阿尔山就连着下了4天雪,气温也直降到-18℃左右,这让单戈高兴起来,天公作美,他也不用每个晚上造雪了。

靠天吃饭:再难不能耽误训练 冬奥会压力大

“都说是一年之计始于春,我们是一年之计始于冬。”纪冬对《法制晚报》说。

每年的阿尔山冬训,是教练组最为忙碌的时候。每堂跳台课开始之前,纪冬都会领着教练组,人手一柄铁锹,抢在队员们前面先上山来平整场地。每天这里都会有不少前一天晚上结冻的雪块,个头小的,教练们就用铁锹把它们敲碎,个头大的直接抬走。

整理过的场地,教练员还必须亲自一步步仔细走一遍,确定安全了,才放心让队员们进场训练。

“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活儿就得我们来。”纪冬说,“哪怕只是一小块雪块出现在队员们起跳或落地的地方,都可能造成事故,我们必须把保障工作做到位。”

在雪场跳台两端,有两个用来观测风速和风向的旗杆。“每年阿尔山集训的时间安排都很紧,这又是冬奥会之前的赛季,我觉得挺紧张,压力挺大。而我们这个项目得靠天吃饭,运动员在做动作的时候速度很快,风力等天气状况的变化都将对他们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有刮大风或者雨雪的时候,我们可能需要临时改变训练安排。”纪冬说。

正如纪冬所说,滑雪项目需要“老天爷帮忙”,没有雪时,他们要造雪,但雪太大了也麻烦。上周,由于连日降雪,基地电力设备瘫痪了一个多小时,上山的索道无法运转,单戈只得用雪地摩托把队员们一个个送上山,在风雪中

空中技巧队阿尔山冬训苦中作乐每周火锅大餐

,他的脸被冻得通红,又因为身上出汗,连大衣都穿不住。

但即便这样,教练组也不愿改变训练计划,给队员们放假。而且由于停电耽误了部分训练时间,那天的训练还延迟了一段时间,直到所有人都完成了计划中的训练任务才结束。

苦中作乐:体能训练中做游戏 每周吃顿火锅

“看到雪的第一眼,心里真有点儿兴奋,但马上想到,有雪了,也就意味着我们的苦日子来了。”女队员程爽对说。

在阿尔山集训的第一周,教练为队员安排的训练计划是上午3小时的跳台训练,下午2小时的体能训练,如此的高强度,还只是一个开始。据主教练纪冬介绍,接下来队员们还要进行两周台、三周台的难度训练,安排一环紧扣一环,时间十分紧张。

“每年在阿尔山训练的这一个月都是我们最苦的日子。”队员中的老大哥、温哥华冬奥会季军刘忠庆告诉,“现在温度还可以,到了11月末,白天-20℃,晚上-30℃。每堂跳台训练课下来,我们的面巾上都会结上一层冰。队员一直在活动,还算不错的,教练和队医站在场内,训练结束时,脚都冻木了,进屋脱下袜子,趾尖通红通红的。”

为了缓解队员的压力和疲劳,教练组特地在下午的体能训练中安排了游戏环节。队员们在放松肌肉的同时,还要读出“施氏食狮史”或“季姬击鸡记”这样的拗口词句,谁读错,不但会令队友们哄堂大笑,还会受到做俯卧撑的处罚。

每个星期,后勤保障团队会为运动员们安排一顿火锅大餐,在寒冷的环境中苦练过后,能吃上一锅热腾腾的火锅,这也是他们在阿尔山训练最幸福的时刻。

手记:寂寞寒冷周而复始 只因心中有梦

阿尔山是一座只有约8000人口的小城,坐拥温泉、火山口等旅游资源,这里的夏天非常繁华,开设旅店、兜售山野菜是阿尔山人最常见的营生。但到了冬天,大部分旅店歇业,这里的人们也开始“猫冬”。

在这座冬日寂静的小城内,滑雪国手们是家喻户晓的明星。走在大街上,也不时会有当地老百姓过来跟他们打个招呼。

阿尔山每天只有一班飞机在阿尔山与北京之间往返(经停呼和浩特),只有一趟火车在阿尔山与吉林省白城市之间往返。冬季由于降雪频繁,飞机常常停飞。基地里没有线,小城里没有吧,电视也没几个频道,国手们几乎与世隔绝。

女选手徐梦桃指着山下的一片房屋对说:“挺多年前,我还在国青队的时候,来阿尔山,我们就住在那里。比起来,现在的条件已经算是不错了。”

在过去一周里,见识到了阿尔山的风雪,大风裹着雪片吹到人的脸上,让人有些睁不开眼睛,在室外呆上几分钟,眼睫毛上就会沾满小雪花,进而结一层霜。训练课开始不到半小时,队员们的面巾上就结霜,挡住嘴的那部分面巾上,会形成一个清晰的嘴唇形状。训练结束摘下面巾,露出的是一张张冻得发红甚至有些发紫的面孔。

队员们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洗漱吃饭,一天的忙碌就开始了,看过技术录像做完治疗就寝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在宿舍里,有一排排的暖气,同时还插着电暖器,他们钻进被窝时,还得抱着暖手宝。

阿尔山集训对于队员们来说就是这样的周而复始。“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们现在的艰苦训练为的是什么。”都灵和温哥华两届冬奥会亚军李妮娜告诉《法制晚报》,“只有当中国运动员站在冬奥会最高领奖台时,我们看到雪才会真正感觉到幸福,也对得起我们现在的付出。”

本版文并摄/ 杨阳

秋季养车技巧全攻略
单方面起诉离婚程序
丰田汽车维修点
本田汽车维修店哪家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