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女子低价卖房反悔起诉我在美国不了解国内行

2018-06-01 12:26:18

原标题:低价卖房反悔 女子诉合同无效

王女士将丰台区一套房屋以150万元的价格卖给丈夫的哥哥后,又心生反悔,称自己因常年生活在美国不了解国内行情而低价售卖,为此起诉要求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一审败诉后,王女士上诉。昨天上午,此案二审在北京市二中院开庭。

便宜卖房又反悔

王女士的丈夫与被告王先生是亲兄弟,兄弟二人感情很好。由于王女士夫妇常年居住在美国,遂打算将其名下位于丰台区一套面积为66平方米的房屋出售,王先生提出购买。

王女士后至一审法院称,2012年12月,王先生提出以150万元的价格购买。2013年7月23日,她和丈夫回国后便与对方签订购房合同并于当日办理了过户手续。等回美国后与同学聊天时才知道,该房屋的市场成交价格不低于250万元。

我们在美国生活了十年多,缺乏对北京房地产交易价格判断的经验。被告利用我们这点以及对亲属关系的信任,让我们对其提出的房屋价格信以为真,产生重大误解,造成双方签订的合同显失公平。为此,王女士起诉要求撤销合同。截至目前,王先生仍有40万元房款未支付原告。一审败诉后提上诉王先生则表示,当初他与原告通过邮件及已达成一致,双方约定的房屋价格与2012年12月的市场价格接近。原告夫妇虽然人在美国,但对络信息的掌控能力强,也经常与家人通,他们很清楚北京的房价,因此不存在重大误解及显失公平的情况。原告回国后,找了很多理由要把房子过户回去,但合同已签订并已履行。此外,他与原告有亲属关系,房屋总价低于市场价三分之一也很正常。一审法院认为,双方签订的存量房买卖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

,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为有效合同。150万元价格是双方通过电子邮件协商确定,一经达成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原告回国后,双方并未就房屋价格重新商议,而是直接办理了过户手续,可见双方约定的买卖房屋事宜及房屋价格是2012年12月9日就已协商确定。原告以价款过低,显失公平为由要求撤销合同不予支持。后王女士上诉要求改判撤销合同。被告愿补款原告想要房昨天,王女士当庭表示,证据显示,王先生首先提出以150万元购买,提及卖给别人会多点。正是此话导致其夫认为弟弟顾及亲情,实际价格也就多个三五万元。她说,若当初知道市场价高于约定的几十万元,她是不会签署合同的。而王先生一方称,约定的房屋价格和评估价格接近,不属于重大误解。双方最初协商130万元,但对方没认可,后通过邮件定下150万元。而当时周边房价也就130万元。王女士则反驳,丈夫回复的邮件没有其本人的意思表示,不能完全代表她。过户后,双方曾商量退房,王先生也同意。如果认定邮件有效,双方的退房协议也应有效。王先生当庭同意补偿5万元,但王女士坚持要回房子并给对方补偿。我们有住房需求,孩子要回京工作。法院将择日宣判。北京晨报 颜斐两年前因肝功能衰竭去世的潘先生至今仍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认为医院拒绝开具死亡证明导致遗体不能火化,潘先生的女儿将北京地坛医院告上法庭,要求开具证明并承担遗体冷冻费共计36300元。朝阳法院昨日开庭审理此案。院方表示实属无奈,拒开证明皆因原告家庭矛盾所致,潘先生生前授权一切手续都由其外甥办理,如我们处理不善,外甥也会起诉我们。医院还反诉原告拖欠近14.8万余元的医疗费,不过当庭撤诉。

医院拒开死亡证明

28岁的潘女士两岁时父母离异,后一直跟着母亲生活。潘先生此后经历过再婚但又离异,生前独自居住。2013年11月14日,潘先生因肝功能衰竭被外甥刘某送到地坛医院治疗,同年12月28日死亡。潘女士称,父亲去世后,由于医院拒绝开具《死亡医学证明书》,导致遗体无法移送火化。作为死者的近亲属以及唯一法定继承人,为了尽快安置父亲的遗体,只得提起诉讼。

医院有职责开具死亡证明,但证明究竟开给谁?院方表示,原告和死者外甥刘某都要求医院开死亡证明书,但该证明只能开一份且还需履行相应手续,包括查验户口本、了解死者的近亲属情况,结清医疗费用。但因原告和刘某有家庭纠纷,无法提供潘先生的户口本等身份证明材料,也没有结清费用。

潘先生死亡后尚有14.8万余元医疗费未结,原告与刘某就缴费问题发生分歧,原告只同意支付后期费用。不过医疗费并非主要原因。院方代理人说,因患者生前曾授权刘某代为履行一切手续,刘某也明确表示过谁结账死亡证明就开给谁。刘某还称,潘先生生前还有工程款被拖欠,拿着死亡证明才能收回债务,如果给原告开具,导致应收款收不回,将由医院承担。2014年1月17日,在医院的主持下,原告和刘某达成协议,家庭纠纷处理完毕后再付清相关医疗费用,各方都签字确认后医院再开证明。代理人还称,潘先生和刘某的关系更近,与女儿没有共同生活过。刘某也说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潘先生。纠纷不能成拒开理由而原告代理律师认为,协议内容是双方对死者费用承担、户口本、身份证等由谁持有等问题进行协商,并非争议解决后开具死亡证明。根据相关规定,医疗机构在死者去世后应及时出具死亡证明。医院并未按照相应规定出具死亡证明并处理尸体,也未向相关部门审批。开具死亡证明是医院应当履行的义务,并不能因为家庭内部争议就免除。原告律师还对死者生前授权书的真实性提出质疑,称潘先生当时人已昏迷。死者尚有直系亲属,医院仅依据授权书及刘某本人陈述即确认其享有在医疗文书签字并出具医疗死亡证明书的权利,被告此举是失职行为。对于医疗费的支付,原告律师也表示,通过调取银行明细可发现,死者所有的医疗费都是由他银行卡内支付的,并非刘某出具。原告还曾起诉刘某母亲,称父亲去世时银行卡还有16万余元,但很快被转走,起诉要求返还。后经调解,刘某母亲返还13.7万元,这笔钱也直接划到医院账户上。医院当庭撤回反诉院方表示,死者入院至签署授权委托书有一个月时间,从未说过有女儿。在对刘某反复追问下,医院才知道死者有女儿并通知她。死者去世前两天昏迷,原告之前从未到医院。死者给刘某开具的委托书真实有效,刘某也尽到家属的看护义务。根据相关规定,刘某作为亲属并不排除在取得医疗死亡证明之外。死者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长达两年,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你们作为死者的亲属,应尽快协商解决。据悉,此案第一次开庭后,刘某缴纳了13.7万元医疗费。医院当庭表示撤回要求原告支付近15万元医疗费的反诉请求。此案将择日宣判。北京晨报 颜斐

增高吃什么药效果好
长高药是真的吗
儿童长高的方法有哪些
想长高吃什么药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